十四·北上寻亲

十四·北上寻亲

十四·北上寻亲

贺家后人离开原籍已经五年。申从众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他们。他常常盯着贺家的院落发呆。常常在和贺家嫂子分别的路口一坐就是半天。他又拼命地劳动,省吃俭用,努力积累盘缠。他告诉自己的家人:不找回贺家的后人,睡不好觉、吃不好饭、良心不安。他还告诉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儿子,好好学习、快快长大,将来也要北上,帮助爸爸寻亲……

第六个年头的夏季。南方的气候格外地好,天天风和日丽。申从众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,踏上了北方寻亲之旅。家人都觉得这是大海捞针,成功率极小,再者从未涉足过北方,实在是凶多吉少。

申从众说,我的目标是威州,我要在那里留下足迹。通过百姓之口,传播我寻亲的消息。如果有缘,也许会巧遇。他告别家人,带上简单的行囊北上。

还没走到黄河就听人说:黄河上游山洪暴发,水位急速上涨,北方提前进入汛期。当我站在黄河岸上时,看到滔滔的河水,浪高水大,水里卷着大量的泥沙。我是第一次目睹黄河的尊容。黄河,流淌着黄色的河水,真是一碗水,半碗泥沙,名符其实的黄河。www.mdjfu.com 青瓜小说网

车一过黄河,速度明显减慢,走走停停。这给出行者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。了解内情的人说,由于雨季提前到来,处处出现水灾,路基变得松软。大河小河的水位都超过警戒线,所有的桥梁都受到极限的考验。这里河道密布。有时,车尾还没有离开这座桥,车头就又驶上另一座桥梁。

后来,前进的列车开始缓慢地向后退。在一段较高的路面上就停了下来。乘务员告诉大家:前、后的桥梁都被洪水冲垮,我们被洪水包围。大家要节约干粮和用水。我们正在向上级汇报,请求支援。

这时,透过车窗可以看到,我们的确处在一个小孤岛上。说是岛,其实就是这里地势稍微高一些。距车百十米处,到处都是洪水。如果水位继续升高,我们同样也会被洪水吞没。

国家的军用飞机一次又一次给我们送来食物和饮用水。解放军派出了医疗队和救援队,把我们救出孤岛,然后几经周折,送回原籍。

虽然没有踏上北方腹地,经历却是惊心动魄。从离开家门到再回到家,我是东绕西绕,历时一月有余。

在这一个多月里,我吃得是国家、喝得是国家、穿得也是国家。因为没有到达目的地,国家还退了车票钱。我亲身经历了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中华民族团结一家亲。我这颗感恩的心,跳动的更加厉害。

我埋下头来大干。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向灾区伸出援助之手。只要是国家号召向灾区募捐的东西,我保证是最好、最多,提前完成。我这个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,知恩图报。我自己要有行动,我要传给后人。

国家建设需要钱、家庭生活需要钱、外出寻亲需要钱。我必须找到生财之道。当国家有难时,我能支援国家;当灾区有难时,我向灾区募捐。我靠自己的诚实劳动发家治富。我这样埋头苦干,一干就是三年。在第四个年头,北上寻亲的念头再次升起。

家里上到老人,下到孩子,都反对我出行。说应该接受上次的教训。我却和他们的看法相反。我说,正是有颗感恩的心,我才得到好报。我又得到那么多好人的帮助。我必须去寻找贺家后人。这一次,我把时间定在春季。

有了上次的初步探路。这一次我很快就跨过黄河。进入了北方。北方农谚说:

“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”。展现在我眼前的到处是一片春季的繁忙景象。一眼望不到边的冬小麦,就象给大地披上绿袍。大块春耕地上,铁牛发出“嘟嘟嘟”的欢笑声。小块地上,黄牛拉着犁耙,农家的孩子在跳着笑着。老人妇女在挖坑点种。一行行的大雁穿越在蓝天下。它们也是告别南方,回归北疆。

我这次顺利地到达威州。我把火车站候车室,当作自己的落脚点。这里人流动量大,或许能打听到些有用的信息。

这次我虽然一路风顺,却也忽略了两点。一是语言不通,我说得家乡话,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听得懂,都只能对我摇头。他们说得话,我也听不明白,常常闹出许多笑话。

二是气候。这里的气候昼夜温差变化很大。中午很热,半夜三更又很冷。让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。

白天,专到人多的地方去,希望能遇见个老乡什么的,进行一下语言交流。我不得不用家乡话大声地说:

“找人!找人!!”

本地人用奇异的目光看看我,有的甚至把我当成精神病患者。

我在威州火车站刚住了三天,就引起车站警方的注意,被叫去谈话。

谈话本来就是语言的交流沟通。因为方言对方言,沟通就遇到了障碍,理解成了大问题。语言谈话变成了文字交流。

我告诉警方:我千里迢迢,从大别山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找人。找我结拜兄弟的嫂子和侄子。她们于十年前动身来威州。至于她们来到没来到威州,我不知道。来到威州住什么地方,我不知道。大侄子原名叫贺明辉,年龄十四、五岁,在这里改没改名,我也不知道。

警方听了我的陈述,既很热心,又很无奈。他们说,本想通过户籍部门这条线索帮你查一下,经你这么一说,这条线也不好查。

我急忙告诉警方:我还有话说,还有条件限制。我只是想见到这个孩子,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叫什么名字,家住在什么地方。这是其一。我还想知道这个孩子现在的家庭生活状况如何。这是其二。

如果这个孩子家庭生活幸福美满,我就暂不打扰这个家庭,也不暴露自己的身分。我就放心地南归回家,等几年后,我再来寻亲。

警方笑着说,你的心很善良,考虑问题也很周到。看来你也是不想让我们插手。你这可是大海里捞针,全凭运气了。

警方还要为我介绍个住所,被我谢绝了。我说,车站候车室人的流动量大,机遇高些。我在候车室一住就是一个星期。每天,都会有警员过来,和我聊上几句话。

这是个周六。晚上,有位警员小声告诉我:明天周日,全市的中、小学生要走上街头,为全市美容。火车站这一带将是个重点。你留心找找吧。

我感谢警方给我提供的信息,感谢他们给我的帮助。天气越来越暖和,这一夜,我睡的非常舒服,尽管是在长木椅上。

上午九点的时候,火车站旁边的过街天桥上,来了许多学生。他们有的在擦拭大桥的栏杆,有的在清扫路面。看样子也就是十四、五岁。我就用家乡话大声呼叫:

“找人!找人!!”

并没有人回应我的话。

无奈无聊的我坐在大理石上,背靠着天桥的栏杆,闭着双眼,沉默了一会儿,便又大声喊到:

“找人!找人!!”

其实,我也是在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。我知道,如果生活在一个无法与人沟通的环境里,其后果能把人逼疯,能让人失去理智,这种结局是多么可怕。

忽然,我耳边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,说的也是我的家乡话:

“大叔,您找谁?”

我睁开眼睛,真是喜从天降。我一把就抓住这个小男孩的手说:

“我找你。我找你。”

和他在一起的另外两个小男孩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明白我们俩在说啥。

小男孩子笑了:

“大叔,你找我做什么?”

我发现自己的失态。急忙拍拍身边的石头说:

“小朋友,快坐下。叔叔有点事想问问你。”

我先做了个自我介绍:

我是第一次到北方来,下错了车。想找人问一下路,结果谁也听不懂我说得话。我想买车票回家。他们也听不懂我说得地名。我怕买错了票、上错了车。既然你能听懂我说得话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住在什么地方?将来我再到北方来,找你给我当翻译。

小男孩告诉了我姓名地址,还告诉我,他爸妈都很好,对他特别亲。他现在刚上中学。将来要考大学,要找个好工作,好好孝敬爸爸妈妈。

我开心地听着,开心地笑着。小男孩也开心地笑着。他的两个同学也开心地笑着。我们俩说得啥,两个小伙伴一句也不明白。

这时,正好老师吹起了集合哨子。他的同学站了起来。我跟小男孩说:

“小朋友,谢谢你。下次叔叔到北方来,一定找你当翻译。”

小男孩说:

“叔叔,我一定等着你。叔叔再见。”他往前跑了两步,又跑了回来。

“叔叔,用我跟你去买火车票吗?”

“小朋友,不用了。快去集合吧。好好学习,做个孝顺父母的好孩子。叔叔总有一天要到北方来找你。”

小男孩高兴地说:

“叔叔再见。回家一路顺风。”

看到这个小男孩,知道他家庭生活幸福。我不去打扰这个和睦的家庭。我要积蓄力量,等待时机。

这次回到家后,我的心彻底安定下来。我必须大干一番事业。为了我的孩子、为了贺家的孩子、为了申贺两家世代友好。

我把目光对准了深山区。那里物产丰富,因为交通不便,好物产运不出来。于是我办起一家公司,把山里和山外联系起来,互通有无,各得其所,互利互赢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公司越干越红火。

我的两个儿子却喜欢美容行业。他们听说北方这个行业实力不足。就决定到北方来发展。目的也是要找贺家的后人。由于口音的关系,他们到了魏州市。他们不知道北方有个威州还有个魏州。

他们在魏州打响了,把事业做大了。他们反而建议我也到北方来发展,开公司、办事业,为以后的事铺路。一旦时机成熟,就带贺家后人认祖归宗。我认为他们的思路正确,就开始在威州起手。由于有南方的公司为依托,我很快就在威州站稳了脚跟。因为北方的发展比南方晚半拍,所以,我的公司从时间到实力,都优于北方公司。

在北方,我虽然拥有多家公司,但大多公司的要员们,并不一定认识我。一般员工就更不用说了。有时,我到某个公司去,甚至会被拒之门外。我一点都不生气。我觉得这样更好,能和普通员工真诚地聊天,了解公司在群众中的信誉,掌握公司的真实信息。发现有不善待员工的现象,发现有损于公司的信誉,便立即电话通知上层,狠查严办,决不能姑息养奸。

我把钱看得很淡。支教扶贫助残,我都会慷慨解囊,而且不追求出名摆功。我只愿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做事。出善心、做善事、不要张扬。

你就是申从众叔叔?是我生父的结拜兄弟?

老人家点点头。

我听我妈不止一次地说过你。说申、贺两家虽然没有血亲,却胜过血亲。没有你及时向我母亲通风报信,我们母子早就没命了。

我妈临终前一再叮嘱我:你一定要认祖归宗,这样才对得起你的生父。要认祖归宗,必须找到你的申叔叔,因为两家世代友好。

我们母子只所以能活到今天,是因为你有个好继父。你也不能忘记你的好继父。我说:将来我成了家,有了孩子,一定留下一支给继父,继承黎氏家族的香火。我妈还说:你把我的骨灰一分为二,一半随你生父,一半随你继父。这两个都是好男人,都是有责任心的男人,我谁都不忘记。

我的继父叫黎方正。他走得那年60岁,我刚过了20岁生日。我的继父称得起是个美男子。高高的个头,身段秀美。在年轻时一定是姑娘们追求的偶像,梦中情人。但是,他终生未娶。

继父在病故的前三天,精神格外地好。他一手拉着我的母亲,一手拉着我,我们整整说了一夜:

志强,你要知道,你的生父姓贺,叫贺长春。你的祖籍在大别山脚下。我这辈子最高兴的第一件事就是认识了你生父。我们哥俩好象前世有缘,所以一见如故,成为莫逆之交。

我这辈子最挂心的事,感到最对不起的人也是你生父。如果你父亲没有遇见我,也不会得罪那些土匪,也不会丧失生命。

我们弟兄俩分手时,我告诉你父亲:这伙土匪不会善罢甘休,一定要高度防范。你爸说:这点我很清楚。但是,你让我亲手杀掉那些恶人,我也真下不了手。因为他们必竟也是条生命。

我们俩真象生死离别一样难受流泪。‘大哥,一旦我的生命不保,他们母子的幸福安危,我就全交给你了……这就是你生父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当初,我也曾劝你父亲把家搬到北方来,你爸说,我的祖籍在这里,我上无兄,下无弟,我不能抛开族地。

你父亲的话,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我要象你父亲一样履行职责。

回到北方后,我每天都会到火车站去转上一圈,尽管有30里路,一年四季风雨无阻。这样一做就是五年。至到有一天,在火车站见到你们母子。

继父的话发自肺腑,继父对我的爱难以言表。

我一进入继父的家,看到的是破房陋屋。让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凄凉。第二天,继父完全变了一个人。他拉着我的手说:从今天起,你就叫黎志强,也就是从今天起,爸爸要给你建一座新房,一座高楼式的新房。

志强的回忆诉说,让眼前的这位老人申从众也为之动容。

孩子,告诉叔叔,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,让你几天就脱了形、改了象?

黎志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向这位亲人诉说了自己的发现。他可怜自己的妻子。自己这个做女婿的被欺骗,而亲生女儿也被欺骗,一骗就是八年。八年啊,青春岁月。

申从众也被黎志强的诉说震惊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世界上竟有如此心狠的母亲。

你有什么打算?申从众反问。这位长者觉得,眼前这位大侄子决非常人可比。面对这种狡诈和欺骗,肯定有了初步的解决办法,只是无法与人沟通而已。

首先要让我的妻子了解真相,明白自己被欺骗。要想做到这点,只有让他们离开我这个家,回到她们的原籍。可是,只要我活着,就没有理由让她们离开我这个家。所以,我只有“死”路一条。

那要用个什么样的“死”法呢?申从众明白,这个大侄子,已经有了详细的安排。

我让模特替我去死。我本人要隐匿一段时间。在合适的时候用另一个面貌出现,把我的妻子带到南方去认祖归宗。开始新得生活。

模特儿能象你吗?

象,百分之百的象,那就是我的模特。曾有员工对着模特大声呼叫:

老板,我有急事向你汇报。

说起模特儿,这是前年的事。一天我去洽谈业务。在途中为一对西方游客提供了帮助。也可以说,对他们有救命之恩。他们要用金钱作为回报。我没有接受。

我说,我只要友谊。一是我们私人之间的友谊,一是东方和西方的友谊。他们是一对新婚夫妇,到中国来旅游。我告诉他们,我有一家快递公司,可以为他们提供快递服务。后来,我果然就增加了国外的业务。

有一天,我收到一个从国外寄来的包裹。心里非常奇怪,想不起来谁会给我从国外寄东西。打开一看,是个充气娃娃,和我分毫不差。这时我才想起那对青年夫妇。

他们说,一共做了两个“我”。一个“我”寄到中国来,一个“我”留在他们家的客厅。逢人就介绍“我”救过他们,无条件为他们提供帮助。这是东方文明的象征,这是东、西方友谊的象征。

虽然我“死”的客观条件具备,但我一个人却无法实施。

老人略一沉思说:

你一个人当然无法实施。现在加上你两个兄弟,咱们爷儿四个,绝对没有问题。特别是你那两个兄弟,美容化妆是他们的长项。他们曾化完妆后和我吃了一顿饭,我硬没有看出他们俩是我的儿子。不过你要仔细斟酌一下,千万不能伤害到你的妻子。这个姑娘太善良了,也太让人可怜了。

我给妻子买了一只普通的有机玻璃手镯,亲自把手镯固定在她的手腕上。这里面装有卫星定位装置。我要随时了解她,一旦发现异常,我可以立即采取措施。

我的岳母既然见钱眼开,我就给她带上一支金手镯。我也需要了解她的行踪,预防她对亲生女儿再次做出伤害。一切准备工作就绪,我们四个人开始付诸实施。我对公司所有的工作都进行了明确分工,责任到人。我要休假一段时间。让他们定时给我发短信,没有回信就表示同意他们的做法。我还严格规定,没有得到通知,不论发生什么问题,都不要前去过问。我的私人问题也包括在内。

我的死讯一传到家里,新玉惊地晕了过去。她妈却站了起来。新玉哭得死去活来。她妈却说,没有了男人,我们在这里过得更舒服。

她妈没有想到,这栋房子抵了债。债主很快上门讨要。我的岳母一连数天大骂不止。她们回到原籍,老太太还在恶恨恨地骂我咒我。

悲痛欲绝的新玉,终于在自己原来的家,和自己的母亲发生口角。

“你逼死了我姐,逼走了我哥,逼得我爸上了吊,你无缘无故欺骗了我八年。志强也是被你逼得落了这样一个下场。你还是我的亲娘,你的心为什么这样狠?难道就是因为我姐跟我说了:你害死小姑娘那件事?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在滔滔的大洪水中,被我爸救了出来。人家已经把钱财全都给了你,你为什么还要偷偷把人家抛入水中。一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残死在你的手上……

老太太没有想到,这个看来非常文静的小姑娘,生起气发起火来,也真不是省油的灯。她每一句话都直戳心窝子。老太太无言以对。气急败坏的她给了新玉一巴掌。

只听新玉说到:你打死我,我都不会还手。我问的每一句话,你能给我解答吗?你为什么对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狠?又是那么恨?怎么女人的温柔性,你一点都没有?

“我是没有,天生的没有。我的生身父亲腰缠万贯,看我是个女孩,就抛弃了我。我的母亲,把我这样一个倾城倾国的美貌女子,嫁给一个土包子。论容貌,我应该当国母,做第一夫人。”老太太怒吼着。

“国母、第一夫人。爱民如子,慈善为本,以天下为己任。你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这样恨,你还想当国母?做第一夫人?除非是殷纣王当政!”新玉的话也是咄咄逼人。

我不跟你这个死妮子理论。我出去游山玩水。你在家爱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这位老太太说走就真的走了。我的新玉一天都没动地方。我知道大事不好,就乘夜色潜入家中。

新玉已经高烧的不省人事。我的母亲在世时,曾经卧病在床三年之久。为伺候母亲,我已经成了半个医生。我发现新玉烧得厉害,立即给她打针喂药,好好地守护她。直到第三天,她才有了知觉。于是,我把吃得、喝得,都放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,自己悄悄地退了出来。

新玉的安危时刻挂在我的心头。两个好兄弟教给我化妆,化了妆的我,经常保持着和新玉近距离接触。那个向新玉伸手要钱的流浪汉就是我,新玉就没有能看出来。

推荐阅读:

杨欢 穿到古代遇天灾 神罚(无限流) 楚昆仑叶倾城第一神 三国之隐士崛起 陈玄 全球浩劫:从合成丧尸开始无敌 王辉王爷驾到 浪子江湖笑狂沙 洛尘叶大刀 召唤列表白毛含量超标 无敌中场 召唤监狱 都市的传奇高手 穿越之胖妞的如意人生 为妃作歹:一不小心成宠后 [原神]梅洛彼得堡童话 大江湖重生 [三国]挽救郭嘉计划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桔味喵 完美至尊帝 邪王在上:下堂王妃要出墙 娱乐盗墓:扮演闷油瓶,队友杨密苏沐吴惊 封神:我太子殷郊,重铸大商 战帝换龙腰子,下山祸害老婆去了 我,嘉靖,成功修仙吕芳严嵩 无限修仙玩家酒元子 转天 万道龙神 金克丝南柯 快穿之我就是想投个胎(gl) 儿臣给亲爸爸请安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