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·再遇恩人

十三·再遇恩人

十三·再遇恩人

黎志强对自己小家庭的倾诉,深深敲击着文云立和武学文的心灵。文云立对这个家庭内幕已经产生怀疑,也做了种种假设和推测,却没有料到,这位老太太竟是这样的不近人情,不讲道义。

武学文也深深被这位表姐夫的情感所打动。他也没有想到,他的大姨妈,手竟是这样的黑,心竟是这样的狠。

“表姐夫,以后呢?”武学文接着问。

黎志强叹了口气,仿佛又回到当时。我陷入深深的矛盾当中。我可怜自己的妻子。我更爱自己的妻子。她已经消耗了自己七年多的青春岁月。为了照顾一个无病装病、四肢健康却装作下肢瘫痪的母亲,她毫无知觉,也毫无怨言。

面对这样一个心狠的老人。我一个做女婿的应该怎么办?我无人诉说,也难以张口。更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天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。

公司的员工们,都以为我劳累过度,所以,大家都在拼命工作。没有一样工作让我操心。

一天,忽然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。我开门一看,是一位老人。就是那位给我百万元银行卡的长者。

我急忙把老人家让进屋,沏茶倒水,说不尽的感激话。不等老人问,我就说到:

“银行卡上的款数已经归位。只是我想付些利息给你,还没有做到。”www.mdjfu.com 青瓜小说网

老人说:“我不是来讨账的。我是来要人的。”

“要人?要谁呢?”我大惑不解。

老人问我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我摇摇头。

“可是我知道你是谁。”

老人家的话,更让我吃惊。

“我是谁呢?”

我不得不接着老人的话说下去。

老人完全是一副庄重的表情:

“你的族籍在南方,贺姓。按你族上的排名,你叫贺明辉。你的生身父亲叫贺长春。我只所以这样肯定,是因为我曾验证了你家族特有的遗传记号。在你十三、四岁的时候,咱们还曾见过一面。

“你母亲跟你说过没说过,我不知道。但是,我可以告诉你,等你有了孩子可以去验证。凡是你贺家的男孩,左耳背后有一拇指大小的紫斑,而且成桃形。如果是女孩,这个桃形的紫斑则在右耳后。你们贺家的女孩出嫁、生育,她的孩子或是没有这个紫斑,或是浅浅的,几乎就看不出来。

志强忽然想起,自己在十二、三岁的时候,有一次帮着继父垒墙,弄得满身满头都是土。母亲帮着自己洗头时,手抓着自己的左耳,小声讲了这件事。

“老人家,那么你是……”

老人家微微一笑:

“你听我跟你细说。”

在大别山东南部有一条河,这条河是长江的一条小支流。河旁边有一个贺家镇。镇上曾有两户人家世代友好。一是申家,一是贺家。

俗语说富不过三代。申贺两家到了申从众和贺长春这一代,不光是日子过得清贫,而且人口家丁也成了单传。这两个年轻人决定联起手来,重振家风旺族。于是他们合起伙来做生意。

贺长春年长申从众三岁,自然在江湖上也多跑了几年,经验也多些。跑一趟买卖,虽然每次都有所收获,但也是历尽风雨,险象环生。

贺长春告诉申从众,出门在外要学会自救、自保。自救就是在遇到危险时,你有能力、有手段死里逃生。比如遇到大水,游泳就是自救的好方法。自保就是遇到歹人,一对一的情况下,你能战胜对手。在众多歹徒面前,你要学会挨打,保护好自己的要害部位。在众人面前挨打,才会引起大家的同情心。要学点少林、武当功夫。偷偷学、偷偷练,绝不可张扬。不可让外人知道。只有迫不得已时才能使用。

贺长春有一套手抄本的少林拳谱。申从众就跟着贺长春学。只有在更深人静时,他们才在自家的柴草房里练,直到天色微明。

这哥儿俩就从贩运土特产、茶叶、中药材着手,开始合伙做起了生意。不跑太远、也不大搞、利润不大,生活也满过得去。贺长春生了子,申从众成了家,二人就干得更起劲。

这一年春天,贺长春的儿子5岁。申从众添了一对双胞胎男孩,高兴得不得了。他找到贺长春:

“大哥,今年争取多跑几趟,多得些利,我现在肩上的担子,可是比你大多了。

贺长春一听就笑了:

“我正担心你去成去不成呢,没想到你先找上门来了。

“大哥,咱们向西走一趟怎么样?我听说西边深山里面生意好做。

贺长春好几分钟没有说话。他很缓慢地说:

“西边的风险太大。

“大哥,不冒险怎么能行?风险大的地方,也是利润高的地方。

贺长春说:

“这话对。风险和利润成正比关系。但你一定要明白,最宝贵的是生命。你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

“大哥,我明白。

“那好吧。我们就往西跑一趟。不过现在先说好。不论遇到什么情况,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你必须听我的。这点能做到吗?”

“绝对没问题。我历来都是听大哥的。”

二人往西这一趟的确很顺利,利润比别处高出四五成。二人兴奋地往家赶。

在距家还有百十里路时,他们住进一家旅馆。这个旅馆里人很多。吃饭时,十几张桌子都坐的满满的。刚刚端起饭碗,贺长春突然大声说:

“小老弟,哪一天我到你的家乡,你是不是能请我下馆子,吃好饭?”

申从众被问得有点摸不着头脑。他没有马上回答。

只听贺长春又问到:

“怎么?舍不得还是交情不够?”

申从众感觉到,桌子底下,贺长春狠狠踩了他一脚。他虽然没有明白其中的原因,但马上就接了话茬儿:

“大哥说到哪里去了?你要是真到我的家乡,我一定请你吃高级馆子,喝天下名酒。刚才我只所以没有马上回答你,我是在考虑让你吃什么高级菜,喝什么特色酒呢。”

旁边桌上有人笑了:

“这小老弟想得真是太远太细了。

“真是个老实人,不是随便说说。交朋友就得交这样的人。

睡觉时,贺长春悄悄和申从众咬着耳根:

这是五年前的事。我一个人跑到深山区去做生意,收获不薄。返回时,我又搞到不少名贵药材。如果回家一转手,利润相当可观。

在返回的路上,我结识了一朋友。他虽然和我们一样的打扮,说着一口流利的土语方言。你只要留心就会发现,他并不是我们本地人。他身上背着一个小木匣子。昼夜不离身。因为都是孤身一人。我们就结伴而行。越聊越开心,越聊越投机,最后成为结拜兄弟。他叫黎正方,比我大三岁。

“黎兄,你到我们南方多长时间了?我们这里的地方话,你讲得满流利的。”

我是带着好奇心问他。没想到,他大吃一惊:

“贺老弟,你怎么看出我不是本地人?”

我说:“你虽然也是本地人打扮,也说着地道的方言土语。只要稍微仔细一看,就知道你是北方人。”

他突然抓住我的手:

“老弟,谢谢你。要不是你的提醒,我还蒙在鼓里。还认为自己万无一失。”接着他讲出了原因。

我是为寻找兄弟而来。我离开家已经有十来个年头了。

我有个弟弟,他比我小八岁。在他十五岁那年,被人贩子拐跑了。我妈一下子就给气疯了。她成天口里喊叫着我兄弟的名字到处乱跑。天天必须有一个人跟着她。

有一天晚上,家里来了客人。一时疏忽,我妈就跑了出去,结果掉到河里淹死了。我爸和我妈是青梅竹马,我妈一死,我爸就病倒了。他口里不是呼叫我妈,就是呼叫我弟……

后来有人传过话来,说我兄弟已经被拐到大别山一带。有人在深山里面见过他。我爸一听,马上就让我来找人。我说,只要你病一好,我马上就出发。我爸摇了摇头说,我这病好不了了。我相信你会做到,你一定要找回你的兄弟。没有过多长时间,我爸也没了。

在这四年的时间里,我家失去了三口人。我立志要把兄弟找回来,这就象大海捞针一样,需要多长时间,我不知道。我能不能活着回来,我也不知道。为此,我退了亲。我不能让人家姑娘一进家门就守活寡,耽误人家一生。

经过一年的准备,我踏上了寻亲之旅。这一年,我28岁。

我在这座大山里面前前后后转了近十年。我扛过活、讨过饭、饿过肚子,还差一点喂了狼。我终于在一个采矿场里找到我弟弟。他已经死了三天。在几个穷兄弟的帮助下,把兄弟火化。我现在背的是兄弟的骨灰……

这位黎大哥的话,让我感动的落泪。我说,跟着我走吧,快到我家了。在我家住些日子,养养身体,然后再回北方。

谁知,我们的打算刚刚起步,就遭遇了土匪。那天,我们结伴走进沙林地带。这片沙林足有十余里宽。走到沙林深处,跳出三个土匪,挡住我们的去路。口口声声叫到:

“留下宝物,饶你性命。”

我说:我身上只带着药材。这位老兄背的是他兄弟的骨灰。我们哪能来得宝物?不信,你们可以打开看看……

其中有个秃头斜眼的家伙,象是个小头目。他用手指着黎大哥说:

“你一个北方术士,到我们南方来掏宝。没有宝物,就把你们的性命留下。干我们这一行的,不能放空手。”

他这一说,把我和黎大哥的火都激起来了。既然怎么都是死,那只有拼了。人死都不怕,就没有可怕的东西了。他们虽然拿着刀,我们以死相拼的那种气势,从精神上压倒了他们。

土匪也是人,他们也怕死。平时,他们以强凌弱、以众欺少。今天虽然不是势均力敌,但并不悬殊。特别是那个秃头斜眼的家伙,视觉受到限制,力量就大打折扣。我就是利用他视觉上的死角,一脚踢中他的要害,让他爬不起来。又在他腮帮子上来了一下,让他也喊不出话。

剩下的两个土匪虽然穷凶极恶,可是在我们地拼命争斗面前,也渐渐败下阵来。现在是一比一,我们是为生命而拼搏。土匪就不是对手。我还看到这位黎大哥也会些功夫。这两个土匪被我们打倒在地。黎大哥一人给了他们一巴掌:

“让他们昏睡一阵子吧。”

我指着那个斜眼秃头的家伙说:

我们本没有宝物,你就要杀我们。现在,我送你上西天不费吹灰之力。我看你身有残迹,今天就饶了你……我又给了他一脚,让他在地上多躺几个时辰。

我和黎大哥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。特别是黎大哥胳膊上的那一刀伤,完全是为了保护我。

我和黎大哥急忙穿过沙林带,黎大哥还在我家住了一个来月。

黎大哥说:

“贺老弟,是我连累了你。那三个土匪我早就见过。当初我并不在意。当你一语道破我是北方人时,我才意识到大事不好。这些土匪早就盯上了我。他们把我当成北方隐士。认为我晓得古往今来,小木匣子里装的是国宝。如果不是有你相助,我早就成了他们的刀下之鬼。

黎大哥住在我家时,你大侄子才几个月大。这小子好象和黎方正有缘分,正在哭闹着的他,只要黎方正一抱起来,这孩子马上就停止哭闹,还咯咯咯地笑出声来。

黎老兄分别时一再告诉我,今后再不可到西面去做生意。因为那伙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有了难,你就带着弟妹和孩子来找我。我保证你们吃住无忧。回去后,我会托人画一套少林拳谱寄给你。你可要偷偷地常练。

这套拳谱你已经见过了。

……

兄弟,现在我已经被这伙杀人不眨眼的暗匪盯上了。他们是冲着我来的。当时我手下留情,没有杀死那三个土匪,才招来今日之祸。他们恩将仇报,来找我算账。他们来了少说也有十五六个人。我是难逃这一劫的。他们还不了解你的底细,为了申贺两个家庭的后人和明天,你必须走。回到家,告诉你嫂子,带着孩子往北走。你嫂子一听就什么都明白了。今后,你自己也要多长个心眼,不可大意……

明天一早你往东去。走个40来里路就会看到一片沙林带。那里会有一条南北大路。往北走得人多你就往北走,往南走得人多你就往南走。记住,千万不能直穿沙林带。上次,我就是在那里与土匪遭遇。

我还要在店里住上几天,为你赢得时间。我只要还活着,你嫂子和孩子就安全。我一旦被杀,他们马上就会找上门去杀你嫂子和孩子。他们就是一伙多次制造灭门惨案的刽子手。

你把我的钱也带走,做为你嫂子北上的路费……

……

申从众这时才明白,贺长春不愿意西去的真正原因。他感到对不起这位大哥。这位大哥对自己的关爱胜过一母同胞。

“大哥,我怎么能看着你一个人去和他们拼?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。咱兄弟俩要生一块生,要死一块儿死”……

“兄弟,你错了。咱们俩要是都死了,咱们的老婆孩子也难以活命。咱们申贺两家就没有了后人。这赔本的买卖,咱们不能干。听大哥的,你必须提前赶回去,通知你嫂子带上孩子北上。

申从众这时无话可说了。

申从众心里却下了决心。这位大哥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一定要为这位大哥报仇。要把这位侄子养大。绝不能让贺门断了香火。

心急如焚的申从众,急急忙忙往家赶。他不时左右观望,两耳倾听风声。虽然只经过几个小时,他仿佛一下子老成许多。他要对得起申、贺两家的先祖。当他确认无人跟踪,无人监视时,先去敲贺家的门。

当时已近中午,家家都在准备做午饭。贺家嫂子也不例外。申从众的话一出口。贺家嫂子二话没说,包起几个干粮,拿起已经准备好的包裹,拉起儿子的手说:

“明辉,跟妈走亲家去。大兄弟,这个家就交给你代管了。”说着把一串钥匙交到申从众的手里。

申从众开始关注贺家的情况。贺家嫂子刚去了一天。大街上就出现了陌生人。到了当晚半夜,就有人撬开了贺家的大门。他还看清了那个领头的就是个秃头斜眼。

申从众牢牢记下这些陌生人的面孔。他开始秘密调查这些人的罪恶、行踪、住址……

这些明人暗匪多次作案,危害百姓。政府一出动兵力,他们便依托深山销声匿迹。看来,政府机关里面有他们的内线。当内线被彻底铲除后,这伙暗匪受到致命打击。申从众一封详细的检举信,协助政府将这伙贼人一网打尽,就地正法。

申从众费尽周折,找到贺长春的遗骨,将他安葬在贺家的坟地。

申从众开始积蓄力量,准备北上寻亲。他要把贺家后人找回来,要让贺家后继有人,兴家旺族,重塑申、贺两家世代友好。

推荐阅读:

散修家族修仙记 登月之后作梦DR 炸年糕 在仙侠世界打辅助 网游之全战风暴 我的空间能修仙暗夜茗香 完蛋!恶鬼被我包围了! 赵成良林雪茹思若兰 极品浩劫 快穿救赎我是专业的! 宋文极阴游泳冠军 魏城张勇 妃卿独宠,暴君的狠妃 九零养崽记 夸父奔雷传 李小牙王佳人 傅司珩江南 寒与温2 盛爱暖妻:霍先生太强势 妖孽来袭:逆天小凰妻 修神之九阳情缘 绝世武魂系统 人间最高处刘景浊 我才不是废柴[星际] 坏了,我真成勇者了 穿成女主的反派姑姑 云苏君长渊 末世:开局混沌神雷,为所欲为 顾灵裴慎 贾琮贾赦 江山予你云妩夜殃 绝世医尊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