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·表姐

二·表姐

二·表姐

武学文一看文云立把车门关好,便说:

“坐好,我要起步了。”

武学文一加油门,汽车向市郊急驰而去。

“我们现在要去见的表姐,是不是你上次调查财产转移案中的那位表姐?”

文云立口里问着,双眼却盯着窗外。他对这个城市或许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。

武学文双手紧握方向盘,两眼紧盯着前方。在这个车多、人多的城市里,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何况时间对他来说极其宝贵。文云立利用的是周日休息时间,而表姐的事又是倒计时。时间虽然紧迫,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。欲速则不达,这是最通俗简单的道理。所以,他目不斜视。对于文云立的提问,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武学文答到:

“不是。上次查案中的表姐,那是我二姨妈的女儿。现在这位表姐,是我大姨妈的女儿。”

武学文知道,文云立正等着他对表姐作个详细介绍,于是不等问便又接着说到:

“我妈姐妹三人。我妈最小,大姨妈和下面这两个妹妹是同母异父……”

同母异父。这句话深深印在文云立的脑海里。

“我大姨妈有三个孩子。老大是男孩,下面两个妹妹。我们要见的这位表姐是最小的,叫史新玉。www.mdjfu.com 青瓜小说网

“说起来,我新玉姐的命也够苦的。从十四岁起,母女二人就相依为命……”

从武学文的表情和口气里,文云立看得出,武学文很怜悯这位小表姐,虽不是一母同胞,却也有着很深的情感。

“这个家庭究竟都发生过什么事?”

文云立不得不进一步追问。多掌握些情况,有利于对问题的解决。

“为了解决表姐的问题,这个家庭的隐私,我也不能隐瞒,我应该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他。再说文云立也不是外人,是自己的知心朋友。你要人家帮助解决问题,就应该让人家了解面上的情况。”

武学文在头脑深处,自己跟自己解释,自己给自己做着说服工作,接着便又向文云立进一步解释:

“我的大姨妈脾气有些古怪。她不光对自己的两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情感疏远,对自己亲生的三个儿女,也缺乏正常人的母爱。因此,我的二姨妈和我的母亲,对大姨妈的三个孩子格外的关爱。她们可怜这三个孩子。所以,我们表兄妹这一代人,关系走得很亲近。

“二表姐新珠比新玉姐大五岁。十六岁就出嫁了。嫁给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男人。这个男人很正派、很有责任心,对新珠姐疼爱有加。真是捧在手上怕冻着,含量在嘴里怕化了。二人如胶似漆,就如同一个人。

“不知我大姨妈犯了那根神经,硬是活生生拆散这对好鸳鸯,逼着新珠姐离婚改嫁。新珠姐不从,她就以死相逼。

“大表哥新杰看不惯母亲的做法,劝母亲不要干涉妹妹的婚事。大姨妈不仅听不进劝告,反而大骂表哥不孝,还把大表哥赶出家门,同他断绝了母子关系。

“新珠被逼着嫁给了一个有钱的人家。在出嫁的路上投了河。大姨父看到一个幸福的小家庭,被大姨妈搞得支离破碎,而大姨妈继续我行我素,没有半点悔改之意。大姨父也上吊自尽。那一年,新玉姐14岁,开始辍学务农。”

听了武学文的介绍。文云立觉得这位大姨妈,不只是违背一般的人之常情,恐怕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武学文或者碍于情面,不好意思再说,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。

驱车来到市郊。在一个城中村的村头停下了车。这里,新旧建筑交织在一起。上千年的青砖瓦房,记载着悠久的历史岁月;新建的小洋楼,表明着时代更新的脚步。

村头这家住宅,看似已经完工,可是脚手架、安全网并没有拆除,还牢牢地封闭着住宅的新貌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武学文说:“就在这座住宅的后头。”

武学文很有节奏地敲了敲大铁门。不一会儿,里面就传来轻轻的脚步声。听声音就是位女士,她在门前停住了脚步。武学文又有节奏地敲了敲门。只听“吱”的一声,大铁门被拉开。一位少妇人出现在门口。

她完全是一副农村已婚女人的装束。长发挽在脑后。一身衣服虽然只有七八成新,却也十分干净整洁。如果你仔细打量,她真有妲己般的娇容,西施般的美貌。

人们常说: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又说:女为悦己者容。眼前这位女士,不加任何修饰,虽然掩盖不住她的外貌美,这同修饰与不修饰却有很大区别。可见她不是心灵上遭遇严重的创伤,便是有意掩盖自己的美貌,等待悦己者出现。若看面容,她也不过二十来岁,显然,她长得很年轻。

“表姐,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文云立,我的好友。”

武学文急忙作了介绍。

文云立也急忙接着武学文的话茬说:

“表姐你好。”

这位表姐急忙把身一闪,向里一伸手说:

“表弟,快请进。”

茶几上已经沏上茶水,摆上糖果。

武学文睁着吃惊的眼睛:

“表姐你……”

表姐并没有注意武学文的面目表情。他对文云立说:

“表弟别客气,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。”

文云立步入大门时,并没有感到这家小院有什么异样。也就是普通的农村住宅。可是,当他一迈入房间,立即就有一种新颖感。这完全是一套三室二厅的布局。和楼房没有什么区别。甚至,比有的楼盘的设计还要科学、合理、实用。

客厅和餐厅相连,成直角形。三个卧室并排都在阳面,房门对着厅。餐厅的另一面则是橱房。橱房的外侧则是卫生间。卫生间的外侧则是大中厅。

一进房门的右边,是一圈大沙发。一台半封闭式的茶几放在沙发正中央。与房门对面的墙壁上,挂着一台平板电视机。

一进门的左边,看似是个壁橱。由一块深红色的幕布罩着。主人所更换的衣物,可能都藏在幕布的后面。

雪白的墙壁,没有一丝污点。虽然各种物品齐备,但没有动用过的痕迹。正如武学文所说的,是一套新房

推荐阅读:

杨欢 心灵终结的碧蓝之路 仁者万岁 历史直播:从秦始皇开始 高武,AI芯片代替了我的心脏 我的神秘老公 大明总裁 四合院之傻柱强势归来何雨柱 闪婚丑妻,夫人马甲有点多 华娱:导演,家里有矿 开局即流放,恶女她持美行凶 红尘浅欢 林宏泽林柒 三国:开局截胡刘备娶糜贞 快穿之拆cp我是认真的 红楼之追妻 美利坚大魔王 被迫成为星际“大厨” 亮剑:疯了吧,你管这叫游击队? 拾贰章纹 刷短视频通综漫万界,诸天看麻了 食来孕转 开锁、杀猪、吹唢呐,你管这叫小鲜肉? 火影中的心灵导师 游戏穿越世界 英伦1986 致命游戏: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我病弱真千金,会亿点玄学怎么了 明末:边军不退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周元赵蒹葭 姜北辰 大唐:开局继承十万亩田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