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主的漰溃

卓君临看着青衣女子和虫母,眼眸之间满是错愕。

一直以来,卓君临都知道青衣女子和虫母很强,但卓君临却并没有想到她们竟然强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
十八位仙王境强者联手布下的天罗地网说破就破,此世最为强大的至强者之一的狐祖,一但虫母认真起来竟然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
这样的情况,直接让卓君临都不由有些无语了。

自已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,才能与之并肩?

然而卓君临却并不知道,自已的这般想法,在多少生灵眼中都是惊世骇俗?要知道这世间修行的生灵何其之多,但真正能达到她们高度的生灵却是屈指可数。

「你们,这么强?」

卓君临目瞪口呆的看着两女,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。

「不过是大道不全的生灵而已,纵然是境界到了,可是有些方面却远没有达到无缺之境。只要找到了他们的不足之处,将其击败或者斩杀并非易事。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不过,境界毕竟就是境界,手段就是手段。那些大道之下的境界手段,终究还是可以压制下来的。就算是你如今的境界已经足够,但若是想要达到完美,还需要再巩固自身的修为才是。」

「这,,,,,,」

卓君临脸色不由一白,神情也不由变得古怪起来。

甚至连卓君临也没有想到,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。

如果真的如同青衣女子所说的一样,那

自已的现在的修为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自傲的。但青衣女子所说的大道不全又是什么意思,卓君临却是实在想不通。

「修行之路,并非是单纯的境界而已。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有些生灵能以下伐上,有些生灵却只能在同阶之中垫底。其实这都是大道修行之路的欠缺,纵然同样的境界之下,也会有高下之别。这就是因为受到了大专道不全的影响。」

「即是大道,为何又会不全?」

「人非完人,物非完物,大道又岂能不会有欠缺?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有些生灵天生便惊才绝艳,有些生灵却终是愚眛。这其实也是大道不全的表象。正如同是阴睛圓缺,都各有不同而已。而这一方天地之间本身就是一方小世界,虽然当初建立这一方小世界的生灵的确非常强大,但却也并不能与真正的天地大环境相比。」

「这么说来,我们所生存在的天地,大道便是齐全的不成?」

青衣女子摇了摇头:「处面的世界,只是相对要好一些,却并没有达到真正的完美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外界的修行者,修行路上也会更加困难一些。但若是真正的战力相对比,却要略胜这一方小世界的生灵一筹。」

「这,,,,,,」

卓君临不由一声苦笑。

这样的说词,卓君临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…。。

可是这话是出于青衣女子之口,卓君临却并没有不信的理由。

至少卓君

临是完全相信,青衣女子不会对自已不利。

「大道不全,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补救,或者是,,,,,,」

「修行,其实修的就是补全大道。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可是大道万千,所修行的路自然也各有不同。那些普通的生灵好比是一的话,那么修行者以境界的高低就可以分到二到一百。越行的境界越高,补全大道的机会也就越多。但这无尽岁月以来,真正能做到大道无缺的却是绝不仅有。那怕是曾经战天斗地的东皇妖皇,又或者是曾经无敌于世的三皇五帝,他们的大道也只不过是接近于完美,却并不算是真正的完美。」

「那你们,,,

,,,」

卓君临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错愕:「你们二位的修为境界已经超凡脱俗,那么大道是不是已经完美?」

「只是无限于接近完美,却并没有达到完美的地步。」青衣女子终是一声苦笑。

对于卓君临想要知道的一切,青衣女子却是完全知无不言。

或许对于青衣女子来说,现在能这样开口,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能让卓君临从中受益,其他的一切对于青衣女子来说其实都并不重要。

卓君临不由沉默了。

这一切对于卓君临来说,实在太过遥远。

而青衣女子所说的意思,卓君临又何尝不懂。

那怕只是一点点的差距,也有可能会有天差地别。这一次青衣女子和虫母能轻易将对手击退

,其实也是因为对方的大道有损,根本发挥不出自身的绝对战力。

然而,卓君临却终是面色一白:「即然已经将狐族那些强者击败,为何却要放他们回去?狐族那些生灵的野心不小,如今放他们回去,只怕将有可能是放虎归山。只怕那些狐族未必会就此罢休,到时候要是再来找我的麻烦,,,,,,」

「你怎么想的?」

虫母脸色不由一黑:「你这小家伙心肠未免也太歹毒了一些,狐族的那些生灵即然已经败了,你却还想要斩尽杀绝不成?纵然狐族的确有要弄死你的想法,那也是你活该。我们都已经帮你挡下了狐族的手段,难不成你还想要将我们都拉下水不成?」

「这个,,,,,,」

卓君临不由一愣,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虫母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一直以来,虫母都是杀代果断。

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,都很难逃脱得了虫母的毒手。

可是这一次虫母却大反常态,在击败了狐族的强者之后竟然大发慈悲,反而给狐祖留下了余地。这样的情况那怕是卓君临都百思不得其解。

「这事,你的确想的太简单了。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若是我们能插手的话,又岂会让他们离开。一但在这种时候插手,很有可能将会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因果。纵然是我们这样的生灵,也不能轻易沾染。」

…。。

说这话的时候,青衣女子的眼眸之间满是无奈

很显然,有些事情那怕是青衣女子也知道无法介入的太多。

就好像是有些事情,只要沾染上了,就是莫大的困果关糸。

「可是,你们不是已经插手了吗?」

「我们的确是插手了,而且还阻止了狐族的计划。」青衣女子一声长叹:「可是,那怕是这样也并没有沾染太多的因果。就算是狐族要记恨,也只会记恨到你的头上,不敢找我们的麻烦,这样说的话,你可明白?」

「我,,,,,,,」

卓君临感觉自已快要懵了。

合着,她们放了狐祖的那些强者,是想把因果推到自已的头上?

这么做,她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?

「失败了?」

蓝莓小说网

狐主一脸的错愕,神情间满是古怪。

这一次狐祖亲自出手,更是派出长老会十八位仙王境强者出出。这样的阵容别说是拿下一个修为不复全盛之时的金猿山主,就算是金猿山主全盛之时也绝对有一战之力。可是现在带回来的消息,却是以失败而告终。

此等消息,那怕是狐主向来都算沉得住气,也不由有些气急败坏了。

派出狐族如今能拿得出手的一大半高层战力都对付不了金猿山主,难不成要让狐族上下孤注一

掷?

这样的情况,狐主只感觉有些懵了。

「失手了。」

狐祖一脸的无奈:「我们猜的没错,金猿山主的背后还有高人撑腰,而且不止一个。甚至老夫在对方的手中也没有讨到半

分便宜,若不是对方根本无意要斩杀老夫,老夫能不能回来都是另外一回事儿。十八位长老所布下的天罗地网,在对方的眼中根本就只是玩物一般,仅仅一招不到就被对方破了。这样的手段那怕是你我都做不到,至少老夫现在可以肯定,在金猿山主的背后除了那个存在之外,还有其他的强者在暗中相助金猿山主。」

「这个,,,,,,」

想要开口,狐主一时之间却是根本不知道应当如何开口了。

这时候狐祖所带回来的消息,那怕是狐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,竟然能击败狐祖,更是将狐族引以为傲的天罗地网都一招间破去,这到底是何等手段?

狐主已知的其他几位至强者,也未必能做的到。

甚至可以说,这样的阵容足以让世间任何一位至强者都震惊的布局,在对方的眼中却完全如同是儿戏一般,这又让狐主如何不震惊?

「这一次,或许是我们估算错误了,金猿山主很有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难缠一些。」狐祖一声长叹:「至少到现在为止,老夫也实在没有想明白,那两位强大到极点的生灵到底是从那里来的。而且他们的手段实在匪夷所思,根本就,,,,,,」

…。。

「本座明白了。」

狐主终是一声苦笑,眼眸之间却不由满是无奈。

有些事情,到现在为止若是还不明白的话,那么狐主就根本没有资格坐

在这个位置上了。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,往往才是会让人觉得无语,觉得难以接受的事情。甚至从某一方面来讲,狐主现在终于想明白了金猿山主的真正可怕之处。

「你明白什么了?」

「金猿山主,很可能与外界有着某种关糸。」狐主一声长叹:「这才以解释的通,为什么金猿山主在出道之前没有传闻,甚至一出手便惊世骇俗。甚至到现在为止,那怕是金猿山主的修为已经不复全盛之时,却仍是能让各族生灵忌惮不已,只怕就是因为金猿山主来自外界,身后还有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神秘力量。」

「可是,这怎么可能?」

狐祖满脸的震惊。

「这个世间从来都没有不可能的事情,只不过有些事情,我们自已并没有看明白而已。或许金猿山主身上的秘密解开,我们就能知道更多的一些事情。」狐主一脸的无奈:「如果我们能早一点想明白这些事情的话,或许与金猿山主之间的误会就不会发生,也有可能会让狐祖得到更多想要的好处。」

「可是,,,,,,」

狐祖想要开口,但眼见狐主的脸色不对,却终是欲言又止。

毕竟这个时候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那怕是狐祖心中有些想法,这时候也实在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。

「怪不得那个存在不愿意让狐族与金猿山主起冲突,怪不得会让妖主那样的存在都不惜自降身份与金猿山主

结拜。其实他们都是看中了金猿山主身上的潜力,看重了金猿山主背后的力量。」狐主不由接连苦笑:「也只有我们狐祖,到现在才后知后觉,却不知道在无意之间,却已经让自已陷入万劫不复之中。」

狐祖面色微微一白,却并没有说话。

这种时候,显然不是交流的时候。

有些话,明显的也不应当是现在能说的。

毕竟如今狐族的形势并不容

乐观,而且如果狐族这一次再出现失误的话,很有可能会让自身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之中,这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,也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。

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」

狐祖一脸的无奈,神情间也不由带着一丝错愕。

后续,才是狐祖最担心的事情。

毕竟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到底应当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。

狐祖如今与金猿山主之间已经势同火水,再想要和谈已经没有可能性。以后的双方应当何去何从,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,这个事情若是没有解决,以金猿山主的一惯作同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狐族来点不一点的手段了,,,,,,

「如今,本座也实在不知应当怎么做啊!」

狐主一声长叹:「金猿山主是什么样的货色,其实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。那家伙行事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,更是得理不饶人的主。现在狐族有把柄落到了金猿山主的手里,更是不占理的情况之下,只怕金猿山主

是不会轻易罢休的。」

「这个,,,,,,」

狐祖面色发白,却并没有说话,,,,,,

毕竟有些事情,现在还需要给狐主留下些情面才是,,,,,,

39314275。。

...

推荐阅读:

陈不凡王豆豆 网王之反转大魔王 青春期黑龙不会邂逅机械龙女友 太古剑仙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诡异:我成了妹妹的第二人格 妻子的秘密:冷总裁的复仇娇妻 木遁加写轮眼,你让我去当辅助?姜平 口袋之最强饲育家 陆沉叶青雪小灰輝 扛着鲛肌当海王 闻总快追!楼秘书身价三千亿 让你投资,你养活半个娱乐圈? 殃君 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 神道丹尊 王玄梦玲珑 旷世风云录 娱乐大爆炸 日日与君好 穿书之我只是个神助攻 一剑问仙 末世之重建中华 极品透视仙医 重生贵女的斗渣日常 妖精美食旅行商 1号球王 旨引地球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清纯明星爱上我 反派的荣耀 七零年,有点甜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