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七章 入地府

“终究,还是棋差一招啊!”

天帝一声长叹,眼神里满是暗然。

这位无数次从绝境中杀出重围的神族天帝,这时候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。甚至这时候天帝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昔的神采,眉宇间也都多了许多无奈。

东华帝君的脸色同样并不好看。

自从天帝点破了神族局势之后,东华帝君对于天帝的想法已然有了新的认知。

可是连东华帝君自已也万万没有想到,在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,如今的天帝心中间竟然已经有了新的想法,有了新的绝望。

“或许,是朕不该再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。”天帝一声长叹:“其实朕早就应当知道,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朕的期望而已。”

东华帝君并没有说话,可是脸色都并不好看。

“原本,朕以为卓君临一定会从无尽虚空中给我带出来一些惊喜。”天帝一声苦笑摇头:“只到现在朕才知道,这一切也只不过是朕想当然而已。甚至从一开始,朕就不应当有那份指望。”

“这,,,,,”

东华帝君脸色不由微微一变。

有些话,那怕是东华帝君也实在不好多说。

终究,君臣有别。

天帝感叹是天帝自已的事情,有些话,那怕是自已心中明白,但也绝对不能那么做。甚至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,都绝计是不能那么说的。

“陛下,三思。”

如今,东华帝君唯一能说的话,就是如此。

天帝的压力,东华帝君能理解,但是却并不能体会。

那怕是东华帝君已经位极人臣,甚至在东极天之中东华帝君的影响力比天帝更大。可是东华帝君却仍是要保持着自已的立场。

三思。

三思而后行,三思而决策。

甚至可以说,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都可以三思。

“三思,朕这么些年来,又何尝只是三思而已?”天帝一声苦笑:“很多事情,终究不能按我们想象中那么去做。那怕有时候明知道那么做不应当,朕也没有任何的选择。如今走到了这一步,也是朕咎由自取。”

“陛下之雄心,之功绩,诸神皆有目共睹。”

“可是,就算是有目共睹又如何?”天帝苦笑摇头:“当大难来时,谁又会替朕承担一二?”天帝摇头:“神族势大之时,诸神皆可对朕忠心耿耿。如今天庭已经穷途未路,又有谁愿意撑起这天庭的最后一方净土?”

东华帝君不由脸色一变再变。

天帝的这种感触,或许别人并不能理会,但是东华帝君却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这,就是身为当权者的悲哀,,,,,

“鬼王,有客求见。”

阎罗殿中,鬼王正在准备下一步的进攻计划,这时突然有鬼差来报。甚至在这名鬼差的眼神之中,满眼都是紧张。

多少年来,已经没有任何生灵敢轻易前来地府。

….

而且这一次,对方更是指名道姓的要见鬼主,这让这些鬼差,都不由被对方的气势给唬住了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灵,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量?

“有客求见?”

鬼王眉头不由紧锁,神情变得异常难看。

尤其是在这种时候,突然听到这样的言语,那怕是鬼王自已都不由有些意外。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灵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在这种时候来找自已的麻烦?

“是什么人?”

虽然鬼王心中极度不愿意,这个时候却仍是不得不开始问询一二。

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时候,鬼王越是觉得不能太过大意。

甚至鬼王自已也很清楚,若是一般的生灵,也绝计不敢在这种时候来触这霉头。

“一男一女,男的自称卓君临,女人青衣蒙面,不肯告知姓名。”

“谁?”

“卓君临?”

饶是以鬼王一惯的沉稳,这时候突然听到卓君临的这个名字,一时之间不由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。

甚至在这个时候,鬼王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要当场暴走的冲动。

在听到卓君临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的时候,鬼王竟是想直接冲出去先将对方当场掐死。当日在不周山之时卓君临强加到鬼王身上的屈辱,那怕是以鬼王的气量,也仍是难以咽得下那口气来。

这个时候,卓君临自已送上门来,又如何让鬼王不怒不惊?

可是在一开始的怒火冲天之后,鬼王心中却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,卓君临这个时候突然到来,绝计不会是为了当日的事情。那个祸害无论走到那里,往往都是会带来无尽的麻烦。

现在卓君临突然现身,难不成,,,,,,

那怕是鬼王,这时候心中也隐隐有了一丝不安。

“就说,,,,,,”

鬼王想要直接拒绝,可是思索一二之后,却又不由隐入了犹豫之中,那怕是以鬼王的强势,这个时候也根本不愿意与卓君临撕破脸皮。

那个小家伙身上,种种邪门的传说比比皆是,在卓君临的手中吃亏的生灵也绝不在少数。甚至这么多年以来,那些不信邪的生灵,在卓君临手中吃过的亏也是绝对不在少数。

更何况,卓君临还背着厄运之主的名头,单是那个邪门至极的称呼,就足以让鬼王对自已的种种想法有了实质性的犹豫。

想怎么做,也绝计不是能怎么做。

“卓君临说了,若是鬼王有半点推托,那他就直接走了。”那鬼差满脸的紧张:“他还说,若是鬼王什么时候再想要见他,只怕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。”

“放肆。”鬼王一时之间不由勃然大怒。

甚至这么多年以来,已经从来没有任何生灵敢和鬼王这般言语,卓君临虽然平日里的确有些邪门,可是终究只不过是一个晚辈而已。就算是各族那些身份特殊的绝巅强者,平日里也是绝计不敢和鬼王如此说话的。

….

“那个卓君临,他还说,,,,,,”

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

鬼王一时之间不由被气的七窍生烟。

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时候,难不成卓君临那个小辈竟然是来找存在感的不成?就卓君临一个小辈,到底又是从那里来的自信,竟然有这么多的话来?

“卓君临还说,若是鬼王动怒,那就请亲自出去迎接。”那鬼差说话的时候已是战战兢兢,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:“而且他还说了,如果鬼王不亲自去迎接的话,后果自负。”

“这,,,,,,”

鬼差的话,直接把鬼王都给整不会了。

那怕是鬼王想过无数种可能性,也曾想过卓君临会有出格的举动,可是却仍是没有想到卓君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到底是谁给卓君临的自信,竟然现在跑到自已的面前说出这般狂妄的言语?

这话若是换作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说出来,鬼王或许也就一笑了之了,至于后面会有什么样的报复,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事情了。

可是这话却是出自于卓君临之口,那怕是鬼王这时候也不由心中一阵恶寒。

那个小王八蛋到底是想要做什么?

难不成到了现在,那个小家伙仍是狂妄无比,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究竟面对的是什么存在吗?

然而,那怕是鬼王的心中再怎么生气,这个时候却偏偏说不出任何的话来。

这个家伙,总有一些让人感觉意外的时候。

“去请他进来。”鬼王终是一声长叹。

不管卓君临此行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地,鬼王都想要好好看看卓君临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至于卓君临到底是想要干什么,现在鬼王却是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决计不让卓君临得逞也就是了。

“这个,,,,,,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卓君临是要让鬼主亲自去迎接。”

鬼王的脸色一下之间不由变得古怪起来了,,,,,,

“进入地府了?”

素民长老在看到卓君临去地府的时候,脸色已经就十分难看了。

可是当卓君临直接进入地府之时,那怕是以素民长老的涵养,一时之间也差点忍不住当场暴走。

卓君临那个祸害到底有多大的破坏力,素民长老心里本身就十分清楚。

而且现在卓君临的身边还跟着青衣女子这么一位存在,那怕是素民长老一时之间也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。

真要是和青衣女子对上,这绝对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。

作为一个理智的智者,最不应当的就是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。

甚至素民长老心中很清楚,这种时候卓君临跑去地府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但凡和卓君临沾上半点关糸的事情,往往就会平白生出无数事端。

“他想干什么?”白衣书生的脸色不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:“这个时候进入地府,岂不是自寻死路。难不成卓君临真的天真的以为,就凭他一已之力,想要劝退地府的亿万大军?这家伙的脑子,为什么永远都是让人觉得非常意外?”

….

“卓君临进入地府,绝计不会有什么好事儿。”

素民长老脸色渐显凝重:“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时候,以卓君临的性子,只怕又会干出一些让人意外的事情来。”

此时,那怕是素民长老在说话的时候,语气之中也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因为卓君临这个家伙,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意外。

意外多了,那所是素民长老这样的存在,现在也都不由感觉到日子没法过了。

真要是由着卓君临无休无止的折腾,那怕是素民长老也觉得自已实在有些看不透了。如今的形势已然失控,若是卓君临在再在其中横插一脚的话,,,,,,

“总之,无论卓君临想要做什么,绝计不能让他得逞就是了。”

白衣书生的眼眸之间满是寒意:“那怕这么做有些不太地道,可是为了我们的大计,就算是放下点身份又能如何?”

素民长老脸色不由一僵,神情间满是错愕。

此时此刻,素民长老眼神已渐渐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,,,,,,

阎罗殿前,卓君临负手而立,一幅超然于上的作派。

似乎整个地府这中,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生灵能被卓君临放在眼中一般,那怕现在能到地府之中看看,卓君临也似是给了地府天大的面子一般,,,,,,

站在卓君临身侧的青衣女子却是没有任何反应,眼神清冷。

从进入地府开始,青衣女子就感到了一种极不舒服的感沉,怕是昆仑山上常年冰雪不融,可是比起地府之中仍是让人觉得暧上三分。

现在在地府之中,青衣女子觉得很冷。

这种本不应当出现在青衣女子身上的感觉,可是现在青衣女子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。甚至那种感觉还越来越浓,差点让青衣女子都要心中生寒。

偏偏,一边的卓君临却是老神在在,一脸淡然。

就好似,卓君临本身就是来游山玩水的一般,根本没有露出半分焦急。

当鬼王走出大殿的一刹那间,尤其是目光落到青衣女子的身上之事,整个人的身子都不由一震,就似是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。那怕是以鬼王的见识,一时之间也仍是感觉到了心中无比震惊。

甚至鬼王做梦也都没有想到,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竟然也会前来地府,如此反差的情况,让鬼王心中都不由升起一股恶寒。

“鬼王,你终于来迎接我了?”

卓君临这时候却是主动开口,神情淡然:“算你还算识相。”

仅仅一句话,鬼王却是差点没有当场直接暴走。

饶是以青衣女子的心境,这时候也不由转过了脸去,刻意拉开了与卓君临之间的距离,眼神里的嫌弃之色,此时却是不再有丝毫的掩饰。

这家伙到底是得有多么的不要脸,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?

别说卓君临与鬼王之间的身份本身就不对等,就算是卓君临算得上年轻一辈中的皎皎者,但也仅仅只是局限于年轻一辈之中。真的在那些老一辈的生灵眼中,卓君临这样的小辈到底又能算得了什么玩意儿?

….

还算识相?

这话你到底是怎么说得出口的?

鬼王这时候也不由直接愣在当场,对于卓君临的话语,这时候那怕是鬼王也不由当场愣住。对于卓君临这般自恋的言语,一时之间直接将鬼王都给整不会了,,,,,,

一看到与卓君临同来的青衣女子,那怕是鬼王的心中早就已经怒火滔天,这个时候却是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
对于这位青衣女子,鬼王自从在不周山亲眼见过之后,也曾多方打听,终于算是确定了青衣女子的身份。可是连鬼王自已也万万没有想到,连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,竟然也会与卓君临这样的无耻之徒同行,,,,,,

那怕是鬼王这时候心中有着滔天怒火,这时候却也不敢当面表露出来。

虽然表面上是卓君临前来地府,可是青衣女子现在就跟在卓君临的身侧,到底又是有何用意,鬼王一时之间却是实在拿捏不准。

万一要是,,,,,,

那怕只是有了这种想法开始,鬼王心中的无奈感觉就不由越来越强了。

“卓公子。”

鬼王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丝笑意:“不知道卓公子前来地府,究竟是何用意?”

“没事儿,我就是来看看。”

“这个,,,,,”

鬼王脸色在一刹那间不由变得异常苍白起来,眼眸之间的无奈之色一时变得极为古怪起来,一边的青衣女子身子竟是忍不住开始有些发抖。

然而,面对卓君临的话,鬼王一时之间也不由愣住。

没事儿,我就是来看看?

这话怎么听在耳中,竟是那样的刺耳?

那怕是随便找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理由,对于鬼王来说也比现在的想法容易接受的多。

来地府看看?

做计古往今来,也就只有卓君临这么一个奇葩货,才能说得出这般无理的言语?

只要是稍稍有点脑子的人,就绝计是不会相信卓君临所说的话。卓君临的这般言语,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。

“如果卓公子只是单纯的想来地府看看,那还是请回吧!”鬼王的脸以变得异常的难看:“这地府可不是什么名胜古迹,也不是什么险要存在。但是我却希望卓公子明白一件事情,地府非是善地。”

“哟,鬼王这是不欢迎我们吗?”

这一句话说出口,鬼王却是不由接连翻起了白眼。

难道本王的意思还不够明显的吗,话都已经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只要是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,话之所以会这么说,就是不欢迎了。

总不会真要让人拿着刀枪来赶人的时候,这家伙的心中才会明白自已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恶吧!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对于卓君临来说,这脸皮也未免有些太,,,,,,

可是,那怕是心里是这么想的,可是话却不能这么说。

….

甚至,鬼王也不敢这么说。

如果仅仅只是卓君临一人,鬼王说了也就说了,可是现在一边的青衣女子并未开口,而且卓君临一开口说的就是我们,其中的意思也足以让鬼王犹豫一下了。

至于青衣女子到底是什么态度,这才是鬼王现在最在意的事情。

“请。”

鬼王终是咬了咬牙,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和卓君临之间,鬼王却是根本不想多做无谓的口舌之争。

对于卓君临那胡搅蛮缠的手段,鬼王却是早有所闻,那怕是现在心中有着无数的想法,现在与根本不愿意再与卓君临有太多的纠缠。

一边的青衣女子不由眼眸一亮,目光再次看向鬼王之时,也不由多出了一丝意外神色,显见鬼王的举动,连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都不由大感意外,,,,,,

南海,无数的鬼差在与妖族恶战。

双方交战已经持续了数日之久,双方死伤的兵力也已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数字,整个前线都已经变成了血泥沼泽,,,,,,

许多的将士根本还没有来得及交手,双方就已经直接恶战起来。

甚至连双方的主将都已经不知道到底砸进去了多少兵力,那怕是最为凶悍的百战勇士,也已经在战线上直接被打成了飞灰。

这样的恶战,已经多年不曾再有过。

血水早已染红了南海。

然而,双方投入的兵力还在持续性的不断增加,双方所余下的兵力却在不间断的减少,战场已经似乎形成了巨大绞内机,那怕是双方的主将,现在都已经感觉快要疯了。

妖族的主将是白虎神君,而地府的主将却是有着地府第一智者之称的楚江王。

这两位都是两族中举足轻重的存在,白虎神君的身份自不必说,早就已经是妖族的核心人物。

而楚江王虽是十殿阎王之一,可是却深受鬼王重用,在地府中的地位已然直追判官修罗,隐隐有独当一面的趋势。

这样的形势之下,那怕是双方主将都是以机智闻名天下,可是却也只能不断向战场上增加无限的兵力,,,,,,

此战,许胜不许败。

退路,已然全无,,,,,,

殿中,鬼王的脸色已变得异常的难看。

自从进入阎罗殿开始,卓君临就没有消停过,见到地府中的东西,卓君临直接就已经开始两眼放光,这让本就对卓君临满是戒备的鬼王不由心中暗暗叫苦不跌。

卓君临看地府之中那些东西的时候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强盗跑进了宝库的样子,甚至那两眼放光的模样,就只差没有当场开始装进怀里,,,,,,

青衣女子坐在客坐上,满脸的嫌弃。

卓君临这家伙什么都好,可是那守财奴的本性却是根本无从掩饰,那怕是现在已经渐渐步入了大修行者的行列之中,但骨子里那贪财的心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,这就让青衣女子自已也不由有了一丝好奇,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?

“卓公子。”

最终还是鬼王有些坐不住了,一看到卓君临那两眼放光的模样,鬼王的心中就不由有些没底。真要是让卓君临这般眼睛放光的看着,以卓君临以往之时的名声,只怕这些地府的宝贝,迟早都要被卓君临给惦记上,,,,,,

“什么?”卓君临的目光却是根本没有移开殿中的宝物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此言一出,青衣女子不由捂住了额头。

我不认识这个家伙。

太丢人了。

39314127.

...

推荐阅读:

老爹绑我去当兵,全军求我当教官林辉赵明远 名門失宠新娘:我们离婚吧 末世之三合一系统 重生之弄潮逐浪 高武:霸者之路菜背篼ccc 强占:误惹冷清总裁 诸天最强玩家 再度沦陷 现世奇谈 清冷神官被阴郁受拽下神坛 人在诡异世界,你管这叫养成游戏李然苏冰瑶 七零娇娇女[穿书] 长安第一媳 病弱真千金一吐血,全网都飙泪了 镇国傻世子周朗 玄幻:三千归一途 我刚登基称帝,她就说我是昏君韩林 娇妻甜蜜蜜:老公,宠上瘾 玄衍 一人:人在爱情公寓开局演神钟离 超幻想仙侠 星火:启示 霸武小说 斗罗:秩序之神 军婚逃不掉!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 唐诗会馆 林彻秦鹿瑶苏佳人 霸总倒追财阀前妻你高攀不起唐俏儿沈惊觉白小小 朱门嫡谋 官路权图:我在翻身路上 整个世界都穿越了还真是对不起啊 绝色毒医:二爷,你该吃药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